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H小生活 >当消费者选择「迅速与便利」,就是决定物流士要牺牲自己或别人的

我以前曾在一家物流公司工作过。物流业,运送的东西有百百款,而我所进去的那一间公司,是专门在配送眼镜镜片和隐形眼镜的。

那是我朋友透过关係介绍我进去的,我朋友的朋友是里面的第三把交椅,因为那间公司还算在草创初期,高雄分公司(以下简称「高雄站」)很缺人,所以我很顺利地进去了。在面试的时候,站长看着我的履历上面写的不是助教就是家教或讲师,还问我:「你愿意屈就自己来做这种工作吗?」我当然回答没问题,不然我去面试干嘛?

大家应该都有去过眼镜行配眼镜,啊那个镜片怎幺来的,我就跟大家说一下。

当你在眼镜行配眼镜之后,眼镜行会下订单给镜片的製造公司。每天早上十一点,我们会骑车去各家镜片製造工厂拿货,把各家工厂的货拿回站里面,然后按照每一包(两片)包装上面所贴的,要送过去的眼镜行,分别放到写有「前镇」、「小港」、「左营」等等的塑胶盒里。

对,就像邮局或所有物流业一样,要先按照地区分类。一个人负责一条「线」,一条线可能是一个区,或者数个区,看该区有签约的眼镜行的密集程度下去分配⋯⋯理论上。我们高雄站最远的是路竹线,这条线包含楠梓、桥头、冈山、梓官、路竹。大概由于市区要送的店家多,而这条线上面的签约店家少,所以站长觉得这样「很合理」。但这是一条单趟30公里,来回要60公里的路程,而且我们是「骑车」配送,对,眼镜的镜片是用骑车配送的。

按照路线分类完之后,大家就把货装到各自的包包里面,骑车上路送货去。最好两点前要回到站,因为两点半又要再去拿一次货,三点又要再出发,再跑一趟同样的路线。然后下午五点前回来,因为六点又要再一趟。每天就这样子跑,一天总共要三班。

所以,如果跑到路竹这条线,每天都要骑至少120公里以上。

其它家公司是骑公司的车子,但我们公司老闆想要省成本,所以叫我们骑自己的车子。虽然公司会给统编,补贴加油的钱,但是公司并没有补贴「维修机车」的钱。所以,虽然帐面上,一个月超过三万的薪水,比当时最有名的22K还要好上很多,但是实际上,我们这些「外务」,所要付出的代价,比我们赚的还要更多。

第一天的第一班,是一位前辈载我跑路竹线,我们要在表定的时间前,一定要到达路竹火车站,跟台南站的人会合,交换货物。对,有些是高雄下单、台南製造;或台南下单、高雄製造。所以高雄站跑路竹线的,和台南站跑南线的,一定要在时间上会合,交换货物,好在下午的第二班送出,不然下午会挫塞。

第一天的第二班,是由另外一位前辈载我跑市区。站长一开始跟我说的意思是,要我用「一星期」的时间,记下并熟悉所有路线上的所有店家位址。前辈们怎幺做呢?用脑袋记下来,忘记了就用手机查地图。对,毫无章法,公司完全没有提供任何「标準配送路线」或「参考配送顺序」之类的,完、全、没、有。

所以,当发现袋子里面有漏掉在途中没有送到的,就要再绕回去,很浪费时间、很浪费油钱、伤身又伤心。因此,所有人都是用冲的,从头到尾完全违反交通规则:闯红灯、逆向、超速⋯⋯样样来。因为站长交代要「自己控制好时间」,只要一个人没有在时间内回来,下一班就出不去,所有人都会因此被拖到。

然后,第一天跟第二天带我的前辈,自己其实也刚来没多久,并不太熟店家位址,而且高雄站刚刚开没几个月,新签约的店家一直在增加中,所以一直在忘记跟重跑。第一天跟第二天,载我的前辈,我们这台车,总是最晚回来的。

站长因此怀疑「我在拖时间」,但实际上骑车的人都是前辈,我都是坐在后座的人,简单四个字:关我屁事。到了第三天,跑路竹县的前辈在早上骑车前往公司途中出车祸了,大腿骨折很严重,最起码要躺半年。所以在我到公司的第三天,就折损了一位员工。

我问前辈,啊送货途中出车祸怎幺办?前辈回:「我们就要自己赔。」马的,那一块镜片市价就要多少?我们一趟出去包包里面几十甚至上百片,只要出一次车祸,一整个月的薪水都不够赔。

很玄妙的,站长叫我接下路竹线。对,原本说好的一个星期培训,被当放屁直接不算数了。站长竟然叫我这个刚来第三天,什幺都还不会的菜鸟,跑最艰难的路竹线。而且不像其他人会轮流跑不同线,我「就是跑路竹线」。

「⋯⋯」这是我唯一的想法。为什幺说路竹线最艰难?因为要赶在表定期间内从高雄市区冲到路竹火车站,因为要走台一线,而台一线「路很烂」、「大卡车多」、所以「非常危险」。

而且,刚好,就那幺刚好,那一天,新签约的厂商开始供货,所以路竹线的货物数量跟需要配送的店家都暴增「两倍以上」。对,就在我刚到公司的第三天,就在我「单独上路」的第一天。结果是什幺?当然是严重拖延到时间啊!第二班三点就要出发了,我三点多才回来。女同事们因此很讨厌我,男同事们则说我带赛。

这天一下班,我就去买了一本高雄市区城市街道图的地图,然后外加把股沟地图列印下来。我每一个店家都有用手机的股沟地图储存下来,所以我在实体地图上表记下来每一间店的位置,然后自己设计出了几条(每天要配送的店家不一定)路线。

并且,我自己製作了表单,从近到远,列出了各家眼镜行地址,要配送的镜片种类、数量⋯⋯等,以供之后的每天在送货时检查确认用。简单来说,我自己在没人教我的状况下,自己设计出了一套「标準作业程序」。

另外,由于有同事曾经发生过隐形眼镜送到了,但因为天气太热,隐形眼镜坏掉,眼镜行打电话来公司谯的前例,所以我还特别自己準备了一个钓鱼还什幺在用的保温大包包,每天自己买冰块,把隐形眼镜全部放这个保温袋里面,好确保货送到的时候是完全没问题的。

从到公司开始的第四天,我单独上路的第二天,我就开始严格执行并每天调整程序和路线,但每天最快还是只能在下午两点半回到站,接着马上下午三点又跑第二班。站长一直反覆对我说同一句话:

老实说,我心中非常不满,因为「签约的店家越来越多」前面已经说过,我单独上路的第一天就增加了两倍店家,而货物也越来越多。尤其是签下某间隐形眼镜的合约后,隐形眼镜的货物量暴增到「三倍以上」。

我的负荷量至少是前辈的四五倍以上,还能在表定的时间刚好回来,没受到称讚就算了,竟然还责怪我?我从头到尾「平均时速都要飙到90以上,从来没低过于80」,不然赶不回来。我途中完全没有休息,顶着超热的炎炎夏日在台一线上狂奔。一回来马上下午三点的第二班就又要出发了,所以我也没有吃午餐,直接上路。

叫我「要控制好时间」?林北就是全公司最会「控制好时间」的人啦,不然同样的货运量跟店家数量,你叫其他人跑跑看,看能不能在下午两点半前回高雄站,不可能啦!要不是我有自己的一套标準处理程序跟各种配送路线,我看天都黑了还回不来咧。而且站长自己说好跑路竹线就不用跑第三班,结果竟然还是叫我跑傍晚的第三班!

我一天从高雄市区来回路竹,途中穿越大街小巷,还要在台一线上面跟联结车、砂石车等超危险大型车辆尬车。回来都累死了,竟然「食言毁约」叫我跑第三班!加上前面那个说好的一星期培训,第二个星期才会让我自己一个人正式上路的承诺,这是第二次、身为高雄分公司最高负责人的站长、再一次打脸自己、再一次废掉「他自己说的」话。

有在跑台一线或者自己本身就是送货的就知道,台一线上坑坑洞洞一大堆,砂石车又容易掉落砂石在上面,挖来挖去的施工又多,路上除了满地砂石之外还有各种施工机械的漏油。有好几次,我都差一点因为车轮骑过砂石或漏油而滑倒自摔;有好几次,我差一点就被后面的砂石车直接撞上辗过。你说要慢慢骑、安全最重要?

不不不,忘了吗?要控制好时间,一个人没回来,第二班跟第三班就无法出去。而且最重要的:配眼镜的客人会一直打电话去催问眼镜行,到底什幺时候眼镜才会好?

所以眼镜行那边也会一直打电话来催公司,叫我们务必一定要在今天的「第一班」就必须一定要送到;所以我们这些外务就会一直接到站长或副站长打来的电话,催问我们:「到底送到了没有?」因为客人下午就要去眼镜行拿他「期待已久、等候多时」的眼镜了。

期待多久?等候多久?「一天、甚至半天」。很多眼镜行标榜:「今天配明天好」,就是这样来的,甚至还有「早上配下午好」更夸张。啊谁在让它好?是眼镜行吗?当然不是啊!是镜片工厂的员工们拚命加班赶工弄出来的镜片,是我们这些物流公司的外务送货员「天天玩命」在外极速狂飙,你他妈的才有办法在上早上挑选好镜框,傍晚甚至下午就拿得到眼镜。

喔对了,前面忘记说,在我进公司的第四天,有同事在下班后,因为「工作太累」而在回家途中发生车祸。所以,我们又折损了一位员工。外务变少了,那个人原本负责的区域路线还是要好好送啊,所以就会分摊到剩下来「还活着」的外务员身上。所以,我又莫名其妙多了一个左楠(左营区、楠梓区)区域路线要送。

第五天的时候,站长把我叫过去,叫我好好想想自己「适不适合」这份工作。他还是觉得我「回来太晚」,而且有风声在传,说站长怀疑我都在外面打混,所以才回来这幺晚。

第六天的时候,公司增加了新的营业项目:店到店。对,事先完全没有任何通知,事先完全没有任何相关的培训,就直接要外务「硬上」。所以这间眼镜行的东西可以直接透过外务送到另外一间眼镜行,如果是在自己路线上的,「那一班」就要送达。如果是在别人的路线上,那就把东西和收据跟钱拿回公司,等第二班或第三班再送出去。

偏偏,自己路线上的最多。因为,同一家连锁眼镜行的不同分店的员工不想要再自己骑车跑来跑去了,所以就让我们去跑。好棒棒,我这条线上的眼镜行员工终于完完全全彻彻底底摆脱了踏出眼镜行的机会了,连一步都不用!

对了,第六天的时候,有同事在「送货途中」出车祸了。虽然人没有事,但车子修理费用非常昂贵,因为那是刚牵两天的新车。而且,有货物受到了损伤,所以那位同事要「自行吸收」,也就是赔钱。

第六天晚上,要下班前,站长的太太兼总务跟我要了我的地图和路线图,还有我自己设计的「程序及路线」表单。因为随着业务量越来越多,公司发现原本的「啊你就好好记下来就好了呀」完全没用了,所以就想「借助」我自己设计的东西,让公司能开发出真正的标準作业程序和配送路线。

当时我的感觉是:我的能力受到了公司赏识。所以我并没有想太多,就「很开心地」把我的东西给站长太太拿去影印了。

第七天,那位我朋友的朋友在下班后找我聊天,问我在公司跑了七天感觉如何。我以为这是朋友之间的闲聊,所以我就讲了很多,并且带有情绪及抱怨。我抱怨着「站长自己说」的一星期培训,结果第三天就叫我单独上路;我抱怨着「站长自己说的」不会让我跑第三班,结果还是让我跑第三班。

聊天完之后不到半小时,我就接到站长的电话,跟我说明天不用再过去上班了。事后,同事告知我,那位我朋友的朋友想要让他自己的朋友进来公司上班,所以把我给阴掉了。

我每天早上第一个到公司,晚上最后一个走。短短七天,我暴瘦了将近十公斤。

我上了七天班,扣掉劳保健保,实际拿到的只有四千多元。每天顶着大太阳在台一线上跟砂石车演玩命关头的报酬,就这样而已。然后,因为这份工作,我的前后轮胎、前后避震器、后剎车线、前后碟煞来令片⋯⋯通通都坏了,是的,在短短的七天内。我可是把我的车子送去「通通整理好」才上工的,所以没错,我非常确定:就是在这短短的七天,我的车就是因为这份工作而坏掉了这幺多零件。

修好车,花了我超过一万元。不过我想,比起要躺半年的前辈,比起新车撞烂又要赔货物的同事,我这个损失金额算是「全公司最少」的了。我可以确定,因为半年后,我在路上巧遇同事,就停下车来抽根菸聊聊天,他跟我说,他也在送货途中出车祸骨折住院,所以就辞职不爽干了。而且,现在除了站长、站长太太、副站长、和那位阴我的朋友的朋友这四个人以外,所有外务都换过了,通通都不是以前的人了。

所有外务通通都因为出车祸而离职了。

这是个车祸机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九的工作,因为我没出车祸就被阴掉、被炒鱿鱼了,使得高雄分公司无法达成传说中的百分之百阵亡率。所以,我这个被陷害搞掉的,竟然成为了「下场最好、损失最少、最幸运」的人。

然后,虽然公司想要干我的东西去用,但听说最终还是完全没有任何路线或程序被制定出来给外务,外务依然只能「自己想办法好好记下来」。

所以,已经讲了快五千字了,这篇文章到底要讲什幺呢?我想要讲的是:任何事情都有代价,你习以为常甚至要求越来越高的「迅速与便利」,就是建立在血汗及性命之上的。或许有人会说「性命」太夸张,会吗?大型货车,像是联结车、砂石车辗死人的新闻或网路上行车纪录器影片不是几乎天天都有吗?我自己的表哥就是骑着野狼被砂石车撞到直接辗过去而死的,当年那位表哥才不到二十岁。

不只要快,还要再更快!从以前的两星期内到货已经根本是乌龟在爬了,一星期也太慢了,现在几乎所有网路购物都是标榜「24小时内到货」,今日下单、明天送达。甚至在台北都会区及其周围县市还有「半日就到」!

或许你不是司机、不是送货员、不是外务、不是物流士,但你天天在路上都会遇到各种大小货车满街跑。或许你不会去撞到别人,但别人会撞到你。而通常的状况是:你家人被撞到,然后你因此被迫必须中断学业去工作或者扛就学贷款。

你或许会大骂老闆、大骂政府,但这些通通都是顾客想要的。没有买家,就不会有卖家。没有一天到晚打电话在催问「到底什幺时候才会好」的客人,就不会有宁愿牺牲员工生命也要叫员工极速狂飙去路上送死或害别人死的公司及老闆。同样是网路购物,同样商品、同样价钱,你会下意识地在哪个购物平台网站上购买?是写着「三日内送达」的,还是在首页就秀出「24小时内到」甚至「半日到」的?

久了以后,没有在两日、一日、甚至半日内左右就送到的那些公司就会因为没有生意而倒闭,那你说,真正想要、真正渴望「越来越快,快上加快、没有最快、只有更快」的,到底是谁呢?不就是消费者吗?

我们都知道政府和教官很爱讲的广告标语叫做「十次车祸九次快」。那幺,到底是谁想要快的?你知道每年的车祸数跟死亡人数是多少吗?你知道多少家庭因此破碎吗?你知道多少孩子因为这样从天之骄子瞬间跌落到地狱变成倒楣鬼吗?你知道多少医疗资源花在那上面吗?你知道多少司法资源被花在那上面吗?

我说过了,警察每天光处理各种大小交通事故就饱了,不管是地检署还是法院的民刑事庭也都被这些「根本不应该发生」的案件给淹没。上面那一段,我用白话版再讲一遍:「你是否知道,为了求快,赔了多少钱,死了多少人吗?」

传说中的「两厅院」又出来了。幸运的:送医院;比较不幸运的:进法院。直接升天的:景行厅。音容宛在,北七长存。

所以,打从我自那家公司离开后,现在我骑车很少超过时速60。只要在外面消费,我都会慢慢地等。尤其是在便利商店的时候,我都是等到其他客人都结帐完、或者店员正在忙的内务工作处理完,我才会缓缓晃过去柜台结帐。

而在网路购物时,我都会在最下方的注记栏里面写着:「拜託,请你们慢慢来就好,身体健康和性命最重要。我说真的:没关係,慢慢来就好。」


相关阅读
申博太阳城_申博Sunbet(官网)|高品质生活服务网|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菠菜白菜导航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059澳门皇冠apk贵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