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Q逸生活 >当渔民生计遇上海洋保育:渔业署拟放宽大船到「红火心」捕鲭鲹

鲭鱼是台湾沿近海产量和产值的双冠王,台湾近海渔业渔获量1年约16万吨,「鲭鲹渔业」就占超过一半,产值高达40亿元。然而因近年来过度捕捞,导致部分鲭鱼来不及长大、渔获量减少等,农委会在2014年开始加强管制。管制几年间,渔民不断要求放宽限制条件,现在传出渔业署将重新开放大型渔船在1到5月进入主要产卵场「红火心」捕捞,且最快在农曆年后就会上路,这也让保育团体们十分忧心,呼吁政府不要弃守「海洋永续」。

什幺是「红火心」?

每年1月开始,到春末5月,在台湾宜兰苏澳外海6到12浬处,有片俗称「红火心」的海域,《联合报》报导,曾出版《鲭金岁月》一书的南方澳文史工作者赖荣兴指出,红火心是指灯塔射出的红光,从南方澳渔港往东直线出去的6到12浬海域,这里有涌升流把浮游生物群聚,成群的鲭鱼妈妈们会洄游来这里产卵,是最好的鲭鱼渔场,也造就了南方澳「鲭金传奇」。

《上下游》报导,台湾海域的鲭鱼有2种,白腹鲭及花腹鲭,日治时期以「一支钓」及「延绳钓」渔法为主,捕捞量有限,1977年后引进「围网」技术,渔获量大幅度提昇,2001年后改成「扒网」操作敏捷更加高效。

然而随着捕捞技术越来越进步,台湾近海的鲭鱼族群也连年减少,花腹鲭最大体长从2004年的43公分,降为2013年的37公分,在环境压力下,鲭鱼被迫提早性成熟,1岁就当妈妈开始产卵,近2年甚至开始捕捉到不及25公分的幼鱼(零岁鱼)。

管制开始,渔民喊苦

《农传媒》报导,2013年渔业署订定《鲭鲹渔业管理办法》,明文规定鲭鲹渔船不得在台湾本岛6浬内作业,6浬到12浬间,仅限100吨以下的鲭鲹渔船作业,而100吨以上大型鲭鲹渔船仅能在12浬外作业,并制定每年小鱼最多、成长最快的6月定为「禁渔期」,不论何种吨数的大小渔船,均不得入内捕鲭鱼。

《上下游》报导,然而几年过去了,2014年起开始实施每月6月禁渔至今,花腹鲭、真鲹之性成熟体长较禁渔前略为上升,但研究仍指出,白腹鲭性成熟体长在台日中共同围捕压力下,反而呈现严重的下降,显示白腹鲭受到过度渔捞及环境压力的情况目前还未有改善。

《农传媒》报导,最后公听会决议鲭鲹渔业应走入「配额管制」,将新增禁渔期为每年2月15日至3月15日,并依鱼体大小及市场价格变动进行指定性休渔。

但107年2月9日渔业署修正的《鲭鲹渔业管理办法》仅新增临时产卵禁渔期为2月14日至3月5日,当时渔业署指出,这是经1月29日又召开的小组会议讨论后结果,而后渔业署将产卵禁渔期固定为每年农曆12月29日至翌年1月18日约20天。

渔业署表示,鲭鲹渔业管理是採取「鱼种」管理,评估海洋资源状况调整管理方向,依据资源量高低而有不同管理方式,持续都在做动态管理检讨,2018年也成立「鲭鲹渔业管理谘询小组会议」进行讨论,2018年11月小组会议共识为每年1月到5月开放100吨以上鲭鲹渔船进入红火心作业,每组船进入作业以80次为原则。

保育团体忧心:渔业署不应弃守

眼看修法放宽大型渔船在即,保育团体也在今天紧急发表联合声明,呼吁渔业署不要轻易「弃守」;并质疑渔业署在「鲭鲹渔业谘询小组」第2次及第3次会议,针对开放100吨渔船作业案,提出完全迥异的选择方案。

保育团体认为,第2次提出的方案尚具保育精神,包括红火心区开放避开2、3月产卵期,9浬内完全禁渔,订定产卵期的可容许渔获量等,然而在第3次会议中,与会代表意见分歧无共识,但渔业署却在会后逕自决议于每年1月至5月当中开放大型渔船可进入红火心区捕鱼80次。

台湾动物社会研究会副执行长陈玉敏,同时也是「鲭鲹渔业谘询小组」成员,质疑此项决议的来处,更提出会议中一名学者建议总捕捞量不宜超过前2年渔民回报的约1万吨渔获量;现场有渔民当场反驳:「不可能那幺少,那个量3天就抓满了!」质疑渔民根本没确实申报渔获量,或申报造假。如果此时政府又贸然开放进入「鲭鲹产卵区域」,恐将酿成难以恢复的灾难,更会是渔民难以估计的损失。

渔民:不进红火心 扒网船生计告急

「这里本来就是我们的作业渔场」,《联合报》报导,台湾鲭鲹渔业协会秘书长邱嘉进表示,当初政府要订鲭鲹管理办法时,就希望渔业署能开放红火心,试办1、2年滚动式检讨。当时渔业署答应,但后来主管换人就不认帐。

邱嘉进说,全台湾60组扒网渔船南方澳就占30组,目前只有9艘百吨以下扒网渔船可进红火心作业,其他21艘是百吨以上不能进去,这对船主生计影响很大。邱嘉进表示,他们向农委会前主委林聪贤陈情,2年前开始多次邀专家座谈,才谈妥目前的方案,「是产官学评估后的决策」。

邱嘉进也说,渔民把鲭鲹管理看得比谁都重,一组扒网成本上亿元,船主不可能炒短线让自己的产业短时间就断炊,所以他们其实更在乎永续,渔民还订自律公约,鱼体太小,鲭鱼价低于15元,鲹低于13元,就自动启动休渔3天,这种模式已运作过2次。

在报导出炉后,苏澳区渔会理事长蔡源龙在脸书上反驳保育团体和文史工作者,他表示,鱼获量遂年在下降是事实,但不是鲭飞鱼类减少(「鲭飞」为宜兰地区对「鲭鱼」的台语惯称),其他鱼类也逐年减少,但将近70年的传统渔埸依然存在,现在业者成立协会多年自律,他去年参加许多相关会议,认为「最终还是回到业者生计问题」,包括宜兰冷冻加工厂和扒网业者是环环相扣的产业,沿近海渔获量鲭飞占了一半,如紧缩或业者无法经营,台湾鱼类粮食则须依赖进口,旣然渔业署及业者都有保育永续共识,何不朝辅导管理方向迈进,「莫过于苛求」

而针对各界争议,渔业署则发布声明指出,去年已召开「鲭鲹渔业管理措施调整公听会」及4次「鲭鲹渔业管理谘询小组会议」,针对鲭鲹渔业增加20天产卵期(每年2-3月)禁渔期获致共识。备受争议的「开放吨位100以上大型渔船」得进入红火心海域作业80次,目前仍在办理修法预告相关作业,预告后也会有60天的预告期,各界有相关意见,均可反应,蒐集意见后会再行检讨。

竭泽而渔的台湾海洋:鱼枪、鱼线、鱼网尽头的省思
相关阅读
申博太阳城_申博Sunbet(官网)|高品质生活服务网|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银河总站网址是多少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必赢APP